活在无尽梦境的后续 β

Problem Description
In the world line 1.048596
——咲太小弟,我认为啊,人生是为了变温柔而存在的
——为了达到『温柔』这个目标,我努力活到现在
在梓川花枫患有解离性障碍以后,失去了所有的记忆,忘记了自己是谁
“我们会把自己的知觉,意识与记忆整合在一起,认定这就是‘自己’。”医院里,在公共电话那一边的人这样说道
“那么解离性障碍,也就是无法认定‘自己’所拥有的知觉,意识和记忆。失去身体的部分知觉,或者是将眼前发生的事情当成电影或者电视里面的事件,或者出现deja-vu。都是这个症状的表现。同样也会出现梓川花枫这样的病例
电话里面的人缓缓说道,但梓川咲太却什么都听不进去
眼前的这个女孩不再是自己认识的妹妹
梓川咲太如同内心开了一个洞一样,什么都没有,只有无尽的悲伤。他无法允许自己的身体停留在那里,他逃了,逃到了七里滨的海边
他遇到了牧之原翔子
“咲太小弟,你知道这样的一个故事吗?说的是那努力的人帮助村民解决了难题,但却只被告知只允许用一根绳子来圈一块地。于是那个人把绳子的两段放在了笔直的海岸线上…
“翔子小姐的兴趣就是打断别人思考嘛?还有哪里会有笔直的海岸线啊…
“我的兴趣是当咲太的知心姐姐。不过,今天来是为了这个。
翔子小姐拿出了智能手机,上面显示了一个陌生来电,“这是找你的。
咲太将信将疑的拿过手机,对面那熟悉的声音传递了过来,但咲太却不认识
“如果把自我比作一根绳子,把现实比作一面无限长的笔直的墙,那么这个绳子和这个墙所能围成的最大面积就是那个人的全部。
“梓川花枫由于外界的冲击,绳子的形状收到了改变,和墙围成的面积受到了变化。但是,但是如果你能帮助梓川花枫把绳子复原,那么她一定会回来。”电话戛然而止
如果把人比作一根长度为n的绳子,那么这根绳子和墙所能围成的最大面积是多少呢
答案早已明晰。察觉到这一点的梓川咲太,向医院的方向奔跑起来。

Input
共T组测试用例(T<=100)
每行一个正整数N(N<=100)

Output
对于每组样例
如果能够围出来,则输出一个数,代表绳子和墙所能围成的最大面积。
如果不可能围出来,输出”Impossble”(没有引号)
答案保留八位小数。

Sample Input
2
1
99

Sample Output
0.15915494
1559.87759724

题解:小学数学题,给你圆的半周长,让你求半圆的面积

PS:神TM正整数,输入有可能会是<=0的,此时输出Impossble
#include <bits/stdc++.h>
#define ll long long
#define ull unsigned ling long
#define INF 0×3f3f3f3f  //0×7ffffff
#define EPS 1e-6
#define maxn 10000+10
#define PI acos(-1.0)
using namespace std;

int main()
{
    int t,x;
    cin>>t;
    while(t--)
    {
        cin>>x;
        if(x<=0) cout<<"Impossble"<<endl;
        else printf("%.8lf\n",4.0000*x*x/(8.0*PI));
    }
    return 0;
}

 

发表评论,支持MarkDown语法